当前位置: 首页 > 爱情散文 > 正文

阎大姐的一千元钱

来源: 东方文学网 时间:2021-08-12

 

阎大姐的一千元钱

□  杨玉文  / 文

            

人生中遇到很多滴水之恩,但也未必都能涌泉相报。一是没有机会,二是没有能力。细细思量,虽不能涌泉相报,但以文记之,也算是不忘滴水之恩吧。

 

我于一九八七年参加工作,接着就是娶妻生子买房子。当时工资低,10块钱买袋奶粉都是扣扣索索,马上面临三万多元购房款,可想心里压力有多大。

 

当时有个同乡家是工头,很有钱。他弟弟招工时我尽了同乡之力,他留下一句话说有事尽管吭声。这一句暖心话让我感动了很长时间,但也不想去找他帮忙,不想让这珍贵的友谊提前透支出去。

 

 

 

有次下班回家,妻眼中有泪。追问良久,才道出原委,上个月借的本家的钱,今天来家里要了,她把孩子放到我母亲手里,跑遍了她家的兄弟姐妹,凑了几千元钱,还是凑不够。

 

看着妻的委屈,我也是心中酸楚,恨自己的无能。立马骑着自行车跑了四十多里找这个同乡帮忙,以解燃眉之急。

 

到同乡家,天已黑。敲开门,他媳妇说同乡出去了。我说明来意,她的脸马上像敷了一层霜,说你坐下等等吧,我去外边找找他。我坐下忐忑不安等了有一个多小时,她回来说,别等了,他今天回不来,和一个伙计去新乡了,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。

 

我沮丧地从同乡家里出来,蹬上自行车蹿入夜幕中,心乱如麻,心想自己命运竟然如此不顺。当时的公路上汽车很少,一个人走路还是很害怕的,尤其是到拐头山枪毙犯人的地方,头皮不觉发麻,感觉头发竖了起来。正走着,车头一蹦,我摔下车来,原来是撞上一块石头。欲扶地起身时,手摸到一块木板,头是尖的,我马上想起,这是枪毙犯人的亡命牌!我惊出一身冷汗,马上搓热了手,去头发上猛搓一阵,一跺脚,大喝一声:“滚!以为老子什么好时光?”扭正了车把,跨上车子继续赶路……

 

 

 

次日到上班的地方与同事谈起了昨晚走夜路的事。同事们问,深更半夜回老家干什么?有急事?我才道出了回家借钱的事。同事们听了,也是个个摇头。这年头,都是挣工资的人,谁也没有这闲钱。这时候,对面办公的阎晓玲大姐对我说,你跟我出来一下。

 

阎晓玲,电厂妇女主任,说话嗓门大,办事雷厉风行,是个直脾气,也是个热心人。她带我到一僻静的地方,悄悄对我说:“还缺多少?我没多有少,借你1000元可以吗?”

 

 

 

说实话,听此言,我一个大男人,泪都出来了,有种想给她跪下谢恩的感觉。我嘴光动张不开,她拍了我一下“”什么也别说,我下午给你取来。”

 

这个钱,是雪中送碳,旱地降雨。是我一生中难以忘记的滴水之恩!

 

事后,妻子也很感动。她在哥哥的帮助下,下海摆了个卖鞋的摊位,办了下零存整取存折,省吃俭用,没看过一次电影,没买过一件化妆品。在攒够了一千元后,立马还给了阎大姐。

 

我承受了滴水之恩,难有涌泉相报。只有在工作上,尽力地配合阎大姐。有次她说她家房子装修了一下,想在地上画一个图案。我二话没说,掂上画笔、颜料赶到她家里,画了一上午时间。这点小事,我总感觉难以还上她的滴水之恩。

 

电厂关停后各奔前程,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,但在我艰难时期她对我的出手相助,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。

 

宁夏癫痫病医院
西宁重点癫痫医院
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

热门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