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伤感散文 > 正文

乡村老家——远去的那些人和事

来源: 东方文学网 时间:2021-08-13

乡村老家——远去的那些人和事

好久没有回老家了。

远离都市的日子,每每途经乡村,都会想起我的老家,眼前的村庄似乎慢慢变成了那个冰天雪地的原野,讷谟尔河畔边,芦苇丛生,雪花飘飞的村庄。

每每想起老家总是想起那漫天的大雪,那时的雪洁白无瑕,每颗雪粒晶莹剔透,带着高傲,透着清香,有着可望不可及的距离。

许许多多的雪粒相互依存,紧紧拥抱,形成了雪花,冬天里很常见的,很美的花朵。

清晨,一缕缕炊烟升起,青白色的柴草成为灰烬,烟尘飘向远方,成为在这个世界上留存很后的记忆证明,正如俗言: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。

早起的乡亲或料理家务,或上街拾粪,鸡犬相闻,新的一天就此拉开序幕。

在梦乡中醒来,伸下懒腰,在母亲的呼唤中,不情愿地穿衣叠被。滚烫的土炕散发的热量正一点点把窗上的霜花融化,那些天然的印在玻璃上的画卷正一点点化成水,淌在窗沿上,滴在炕上,小花猫则直盯盯看着我端起手中的碗,不时地喵喵叫。

而此时村中的大喇叭准时播放《新闻报纸摘要》节目,大人们要么出去串门,要么去放牧或居家聚集,而我与村里的伙伴常是成群结队寻找自己的乐趣。

冬天对于东北的乡村是漫长而惬意的,昏睡的是野外那千山万水,乡村则因为那些人,那些诸如家畜等生灵们存在而热闹非凡。张家的猪吃了李家的糠,赵家的娃砸了王家的窗,总是发生一幕幕啼笑皆非的故事,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零下几十度的寒冬迎来了我们很为喜欢的寒假,不必上学,寥寥无几的寒假作业放在一边,只顾得娱乐,录音机播放着舒缓的流行歌曲,我和伙伴跟着哼唱,陶醉其中。

临近中午,伙伴们聚在一起打扑克、下军棋等等,在屋里呆腻了可以到村边的河边冻得梆硬的雪地或者河里“打滑呲溜”,很羡慕有冰刀的伙伴,细窄宛若刀剑的冰刀踏在脚下溜冰,滑向远方,在冰下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划痕。

冬日夜长昼短,通常是两顿饭,即上午8点多吃早饭,下午2点多吃晚饭,吃过晚饭常与父母打个招呼:“出去玩了!”便一溜烟溜走与伙伴汇合,那时港台武打枪战录像极为时兴,也是我们娱乐中很为有兴趣和档次的活动,镇里老常家是当地仅有的两家录像厅之一,3毛、5毛钱可以看一场录像,《笑傲江湖》、《黄飞鸿》、《黄河大侠》、《侠女十三妹》......

晚上回到家,看电视成了娱乐的延续,在不富裕的年代,一个村里只有一两台电视机,拥有电视机成了一种荣耀和夸奖的资本,一间屋子往往挤下十数人,磕着瓜子,喝着茶水,一边唠家常,一边欣赏电影、电视剧。

闲不住的我们总是悄悄成群结队,拿着手电筒和弹弓,挨家挨户到房檐底下打家雀,常是收获颇丰。打来的家雀按照人数和功劳大小分配,回家常是迫不及待地把家雀埋到火盆里或者灶坑,一段时间就烤熟,大快朵颐。

冬闲时光,外地来村蹦爆米花和售卖雪糕、糖葫芦的,总是我们的很爱,偷偷积攒零用钱派上了用场,几分乃至几毛钱派上了大用场,换取一只雪糕或者山里红糖葫芦常是先欣赏后品尝,满是留恋。

转眼间春节来到,零星的鞭炮声准是我们拆解了挂鞭不舍的一个个燃放,家家户户准备了年货,冻梨、冻柿子、冻地瓜加鸡鸭鱼肉,哪种美食都够我们开心许久,在物质贫瘠的年代,对于孩童来说,很美好的记忆莫过于对各种吃食的感觉,舌尖上的触觉,往往铭记一生并回味永远。

漫山遍野的雪随着那一缕春风消融,随之而来的是春天到来,夏天将至,而我们则背上书包沿着毛道,顺着粮库的一角,走上上学的路。

一路欢笑一路歌。

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这些美好时光渐渐变成我的甜美记忆,被烙上老家的印记,一生都可能在骨子里,心灵深处。

那些人,那些事,那方水土总是难忘,老家故乡成了我人生路上很好的良药,带在身边,不论艰难险阻,它都葆有着爱的温度,让远方的游子在他乡远离孤独寂寞,微笑着面对未来,那是希望,那是梦想,更是我们每个人的根。

(首发于个人博客)

治疗癫痫医院排行榜
郑州癫痫医院地址
癫痫病治疗很好药物

伤感散文推荐

经典文章阅读

热门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