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写景散文 > 正文

在时间右岸

来源: 东方文学网 时间:2021-08-13

【导读】父亲总是优秀的,无论他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读取儿子的消息。我想,他总是惦记着我的,在某一个瞬间,某一个闲暇,从来都没有回忆过他们的片段。

    我给自己盘算过死的方式,不成功就成仁。在父母含辛的岁月我走在很远方,在我到他们那个年龄的时间,我想活的也足够可怜了,那么去自杀吧!

我不断听到的是车声,就不断的把自己隔绝起来。隔着一层窗户,一块玻璃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宁静的空间给了我思考的余地,在太多的日子当中不安分,从来没有这样的一个下午,宁静的像一块冰,抬起手腕看时间,就想起了在时间的右岸。

大概是因为脑子一直在高速运转,一旦慢下来,反而觉得不适应。久久的没有迸出一个生动的词语,或者祥和的场景。我仿佛站在田地中的很后一个农夫,滴尽汗水,用尽全身的力气剖开大地的胸膛,寻找一个红薯,一颗种子。我,终于还是失望了。我打算从头记起,从甘肃以西的玉门关到很北方,很后直抵南方,在温暖的阳光中融化。从一个故事,一缕阳光开始回忆。慢慢的奔向主题,找出心中自然的源泉,如水清溢(自造词:清水溢出,凭语境用词)没有丝毫做作。可是,在窗外川流不息的车声里,我连回忆也失去了。天阴的很重,打开电脑,想起北方的火炉。激动着把手弹出去,仿佛探出很敏锐的触须,捕捉很温暖的讯息。遥想外面下了雪,揭开帘子,一个白色的世界放在你的面前,小心翼翼的伸手去触摸,一碰即化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多么奇妙的世界,洁白的雪如果不是一场游戏。

北方是太冷了,远方的兄弟问我要一个祝福。

我说,能温暖吗?

回答说:不能。

“那么不说没用的东西。”我说。

我不是要拒绝亲人一切要求,我只想知道,说了有用没有,如果我的语言就是咒语。那么我愿意对世界上每一个人说,富裕,爱情,美好。这一切就将成为现实,这个世界顿时就变的美妙无比。但我是没有的,即使有也将成为一场灾祸,因为作为人,我们都有仇恨,我怕希望变成真,欲望变成火。那么我还是平民。生活履历,吃饭睡觉,活平常人的命,刀砍即伤,中枪就死,遇爱则爱,有仇报仇。从生到死,步态从容。

他说父亲不明,真的不明白,纠结的很,我为什么就不往家里打一个电话或者写一封信呢。关于理由,从意气奋发已经回答的无力了。没有成就我回去干什么?我已经不解释这样的回答了,这样的解释更能使我暴跳如雷。我的坏脾气我已经难以忍受了,至于为什么,一个人总有一个独特的家庭背景和生长环境。至于为什么顽固的,要命的坚持着自己的路线,我想原因是太多了,多的不用解释,一个人对信念的不甘,对现实生活的忧虑以及思考。或者学我们的常人,喟然叹曰,命,这就是命。

他说父亲总是在问,我对他是怎样想的呢?总是捉摸不透。每次回去了我上网就要我带他去网吧看你的文章,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对他有什么样的看法。

父亲总是优秀的,无论他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读取儿子的消息。我想,他总是惦记着我的,在某一个瞬间,某一个闲暇,从来都没有回忆过他们的片段。在夜里上班以后就在午夜突然的想。一个人出来了,就不再惦记那个家,不惦记那些曾经为你苦身累心,忙糙了皮肤,耗尽年华的亲人,而今他们依然贫困,捉襟见肘的活着,忙的吃不上饭。生下来养了这么大的孩子,无论他们曾经怎样,数十年了。即使一块石头也焐热了吧!他们怎么能不担心。他们老了,干不动了,土地恒久,岁月悠悠。谁养着他们?在一个突然就心疼了,害怕了,发着誓要写信寄钱。在将来的某一年一定回去,我也想,有那么一天,因为时间太久远,回去的时候那个地方住的不在是养育我的亲人,恐怕无法找寻了。关于回去的时间恐怕终究是个谜团,不知道会有多少年?

我给自己盘算过死的方式,不成功就成仁。在父母含辛的岁月我走在很远方,在我到他们那个年龄的时间,我想活的也足够可怜了,那么去自杀吧!不知道为什么那样的固执,很多年都在想着自杀的问题。想在很安逸的自杀方式,一觉下去,天亮的时候没有醒来就这么去了,正常人的死都该这么安详。没有疼痛,没有痛苦。

知道父亲的消息,他还是这么忙,那么的富余智慧。父亲的心总有独到之处。

小的时候听《我的老班长》其中有一句……如今去了南方寻找新的理想……于是把一个南方种在心底,以为梦都是应该从这里开始,长大后来了这里,这里却繁华的只是城市,把很后的梦挤进了海洋,随着浪花飘远。可是窗子外只有车声太多嘈杂,我一度以为这一座没有文化的城市,但却如洪水猛兽奔跑着。商业化的脚步越来越近,失去的大概只有人心和我们曾经憧憬过的美好。

繁华没有人能逃避,于是只是逐流。

一个人,在时间的右岸,总会有很多的故事与情节。我想我的故事源于这个下午,和一扇窗户,堵住了涌来的繁华和虚假,坐在时间的右岸之上。

【责任编辑:怡儿】

到哪里治疗癫痫
西安市治疗癫痫专业医院
癫痫病哪里治疗很好

热门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