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写景散文 > 正文

老马,围城,归魂

来源: 东方文学网 时间:2022-07-14

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 不知哪里从飘来幽幽飘来,越陷越深,那是圈养起来的烈马在嘶吼,在呐喊,在哀鸣吗?还有赤兔追风逐月,日行千里的风采吗?驰骋疆场,龙潭虎穴不过一跃之间,大江大海如履平地也就如此……为什么我觉得五光十色的湖光山色却不及这尺寸之地让人来的震撼,川流不息的人群却比不上这黄昏枯地老马,喧闹的城市节奏怎比得上这粗重的喘息之声……鬃毛暗淡无光,四碲深深承重,干瘪之躯拖拉,唯有那些许红润眼神,想表达什么,究竟是想说些什么与你我…… 如果大学是一座围城,那么束缚我们的不是别的,正是自己带上的枷锁——思想。世界尽头,各有所职,万物相处和平,独角兽来往围墙内外,也许读梦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安静舒适,平平淡淡,未尝不可。冷酷仙境,计算士符号士,勾心斗角,虚伪狡诈,唯利是图,好像这才是追求与职责,高呼上帝便要赐予祝福,异想天开者常常白日做梦。每个人都有属于你我的。马安上了马鞍,人带上了枷锁,都日出而作,按部就班,一切井然有序,不外乎波面凌凌之光,偶有雨点滴落,若说漂泊了整个江南,还不如点墨整个画卷,卸下重担包袱,放下羁绊纠缠,省下闲情逸致,独留敬畏之心,敬仰之心,怜悯之心,在身骑白马的朝圣路上,或历尽艰辛磨难,或挣脱枷锁围墙,或只待苦尽甘来…… "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",彼岸花开,船渡,长安樱花,雨洗,久别人心,难念。是不是想起已经魂归天堂的姥姥,感慨一下自己那时的傻里傻气;是不是想起行将就木的爷爷奶奶,报复一下自己此时此刻难以给予的孝道;是不是憧憬执子之手,白头偕老的童话故事,宽慰多少忧愁与习惯延伸出来的无奈与自嘲; 天苍苍兮,人茫茫,人茫茫兮,于何方; 雨潇潇兮,花姣姣,花姣姣兮,于何人; 空荡荡兮,心呦呦,心呦呦兮,于何处; 呜呼哀哉 ——2016.4.3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长春治疗癫痫医院那家好
暴饮暴食会导致癫痫
全国看癫痫医院哪家好

热门栏目